芭瑞小说 > 其他类型 > 红楼天子 > 第33章 冷面王掌会考府(1/3)
    三皇子目今最重视的儿子已是袁庆柏。

    但袁庆柘毕竟是他唯一的嫡子,也算是长子,在他心中的分量是不轻的。

    今日他着实被这个嫡子气到了,认定了这嫡子忒不成器。

    他下令将袁庆柘圈禁的这一刻,意味着这个嫡子在他心中的地位已大降。

    连带着,他对夏侯氏的不满,今日又增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心中甚至都有了废掉这位王妃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是他觉得现在不便这么做……

    他今日仔细查看了袁庆柏的住处,觉得简陋,感到愧疚。

    他也有想法,给儿子庆柏在王府里更换好住处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是个喜欢务实之人。

    袁庆柏如今确实不在王府住了,纵然有时回王府,也会当日回宫。

    若他冷面王以后争到了那个位子,庆柏便会是他的储君,自然还是继续住在宫里,府邸园子啥的,他也可以随时赏赐。

    在他下令将袁庆柘圈禁后,接着又下令罚袁庆松、袁庆树抄书背书,袁庆松还被打了手板,“松四爷印”也被没收……

    这日,松小四红肿着一只手,一面哭着一面在内心哀嚎:“我的印章啊……”

    而当袁庆柏下次回王府,三皇子将袁庆柘偷盗的财物加倍补给了他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三皇子提议,景安帝同意,十五元宵刚过,大周便设立了一个名为“会考府”的新机构,专司审查钱粮奏销。

    会考府由三皇子总管,另有一名南书房大臣、领侍卫内大臣、吏部尚书、都察院左都御史共同负责,三皇子还管起了户部。

    会考府成为华夏历史上第一个独立审计机关。

    会考府设立后,所有奏销钱粮都需经其审核批准。

    意味着,会考府剥夺了京城各部院的很大权力,阻止了账目虚列,断了各部院官员的财路,让地方无法徇私舞弊。

    如此便堵住了新的亏空,可以“关门打狗”清查旧的亏空。

    会考府要求亏空之人,限期完结亏空,不得苛派民间。

    而且,会考府先查挪用,后查贪污,追补亏空时,先赔挪